雅纪的wink君

主竹马间歇刷任何cp
暗恋狂魔wink君
划重点 是红的!!!
素素

提前祝二宫先生生日快乐呀
图是从字幕组里截的,感谢🙏
真的希望他们俩好好走下去

但愿平安度过这周,我就写生贺🙋虽然比尼尼生日可能晚一两天。谁让他生日前一天考六级(╯°Д°)╯︵ /(.□ . \)

【竹马】奇迹再现(1)

好久不见

名字一直都想不出,这次想夸一夸我家勇敢的mio @浅井みお 我就想出来了(。

其实就是傻白甜的久别重逢,大纲之前找不到了,新列的更加傻白甜😯

拔哥贵族设定实在是(流口水

································

1

其实,二宫会社的谈判桌上,不是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的第一次相见。为了保住公司殚精竭虑却最后发现无能为力的二宫和也在那他所认为的最后一次谈判里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从来没有人看到过二宫公子那样歇斯底里的样子。

 

可纵然如此,最终公司依然轻易易主。直到谈判结束,幕后的神秘财团少爷才露面。一开始二宫和也是真的没有认出来,可是他听到律师口中掷地有声的四个字,曾经他觉得很美的那四个字: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重逢,原本因为愤怒着急涨红的脸,瞬间惨白得不剩一丝血色。他看着一脸云淡风轻毫无波澜的相叶雅纪,喉结上下滚动了几番,舔了舔下唇,艰难开口后发现是如此的沙哑:“你,是你?”

 

相叶雅纪闻言时正在整理自己的袖扣,他抬起头,慢条斯理地掀起眼皮,慵懒地像是一只波斯猫,一侧的嘴角轻轻提了提,带着从容不迫的高贵气度,开了口,“这位先生,我想我们并没有见过面,您是否认错了人?“

 

“也好,也好……“二宫苦笑着呢喃了一句,许是强撑的精神已经透支到了极限,人缓缓往后倒去。

 

却是,相叶最先接住了,谨慎轻柔,脸上倒仍然不带一丝温度,仿佛这一举动是仅仅出于礼貌。他打横抱起二宫和也,交给佐藤,吩咐他带二宫去自家的医院检查治疗。接过之时,佐藤却看到了,相叶少爷眼底少见的暗涌,那样温柔。

 

谈判桌上竟无任何人起来表示关心,眼观鼻鼻观心,鸦雀无声,甚至连帮忙的人都没有,可能相比前集团纨绔子弟的安危,他们更关心自己的去留。

 

他们期待着相叶开口,却听见了本应温柔的沙哑嗓音不带一丝温度:“我的眼睛里揉不得一粒沙子,开门见山,今天我们就先算算旧账。”

 

 

 

2

二宫和也其实只是累着了,再加上气急攻心,一时间晕了过去,长时间的精神紧张以及失眠让他本来就不厚的身体底子熬得精光,本来睡饱便能醒的二宫和也却在半夜发起高烧来,所幸家庭医生还没离开,又给他开了退烧药,却没想睡梦中的二宫和也牙关紧咬,不愿开口。山本管家本想上前帮助女仆,走到跟前,却听主人说:“所有人都出去吧,我来。”

 

房间里佣人人不在少数,但日常训练告诉他们,这个时候低头退出房间才是明智之举,山本管家殿后,缓缓关上房门,不让门轴发出刺耳的声音来。门关上,他嘴角几不可见的提了一下,摇摇头,转而安排宅中大小事务去了。

 

药碗上还袅袅冒着热气,相叶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药碗出神。他知道管家刚刚是想捏开二宫的下颚喂药,可他怕弄疼了二宫,想要亲自来。看着二宫紧闭苍白的唇,他却抑制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趁人之危的想法他知道自己本不该有,可念了这么多年的人活生生在自己面前,他的冷静早就所剩无几了。含了一口药液,相叶起身,噙着二宫的下巴,就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因缺水而干燥起皮的嘴唇除了表面粗糙,触感却是意外的柔软,他也不敢多做流连,用唇齿蓄力顶开了二宫的牙关,再将药液缓缓地渡入,一口接着一口地喂,又要控制着速度,生怕溢出二宫嘴角,一碗喂完,着实让相叶也出了层薄汗。最后一口喂完之后,相叶在二宫丰厚的下唇上轻咬了一口,才不舍地离开。

 

二宫和也双眼紧闭,毫无知觉,依旧睡的黑甜。抚着唇,相叶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呢喃:“算我收了利息。”

 

轻轻合上门,不远处的山本见状忙跟上来。

 

“你把今天拿到的账目送到书房,还有今天列席会议的每个人的底细。”

 

“是。”


【竹马】你最可爱

庆祝和我方的第一个520~

很短的段子

好久没更新的咸鱼好想躺下来(。

已经不会写东西了预警

悄咪咪写不告诉她



 

从美梦里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早上的课已经过了大半,后排的二宫和也从书后终于抬起头来,发现国文课开始很久了,而他用作遮挡的还是数学书。

 

赶快趁着老师没注意的时候掏出有些起了毛边的国文课本,国文课大约上他为数不多还有兴趣的课了。

 

结果,刚刚收拾停当,下课就铃响了,高桥老师合上了书,笑着:“今天就上到这里,下次继续,最后学的这首诗大家要好好珍藏哦。“说这便离开了。

 

二宫和也拍了拍前排横山的肩。

 

今天上的什么呀?

 

没啥啦,就一篇翻译过来的诗,超短的!要是我也是俄国人就好了,诗都这么短,考试一定很好过!

 

是普希金啦,还有,你国文想及格啊……

 

他朝着横山裕招招手。

 

横山赶忙附耳过来,眼神亮晶晶的,想着要听到学霸支招了。

 

 你做梦!


小尖嗓一发功,果然是威力无穷。


笑闹过后,横山也被伙伴叫走吃饭去了,二宫和也刚睡醒,没什么胃口,索性就带着书,直接去了天台。

 

躺在天台,手举着书,挡着阳光,看着还没做过笔记的崭新的一页写到:

 

你最可爱

我说时来不及思索

而思索之后

还是这样说

                    普希金

 

短短的几行小字,逆着光影影绰绰,融融的太阳醺得二宫和也几欲睡过去,他脑海里模糊地闪现出了一个身影。

 

那日放学回家,一颗篮球从篮球场飞到了跑道这边,滚到了他的面前,他下意识朝着球场望去,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朝着他跑来。


逆着光,看不清脸,只看到他笼在一片光晕里,翘起的茶色头发上串着晶莹的汗珠,他一跑动,汗珠就呼啦啦滚落一串,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待到看到本人的时候,二宫和也才明白什么叫帅气,他自己也常被称赞生得好看,可面前的这个人虽然满头是汗,有些狼狈,却让人觉得清爽,像是夏天的一阵清风。


或许是看二宫和也许久也没有说话,那人反而笑开了,也不觉得尴尬,从二宫的手中接过球来,眉眼弯弯,“作为赔罪的话,你等我还了球,请你喝汽水吧。”说完就转身跑去找寻队友。二宫依旧呆呆站在那里,回不过神来,盯着那个身影慢慢跑远。

 

也不知道怎么了,放学从不拖延的二宫和也竟真的乖乖坐在看台座位上发呆。直到冰镇波子汽水贴到他脸上,他才回过神来,放空的眼神收回来,面前是一张放大的灿烂笑脸。

 

你好,我是2年3班的相叶雅纪。

 

1年6班的二宫和也。


他也笑了。

 

原来是那年的夏天啊 ……

 

 

眸子半阖之时,他感觉眼前似乎真的出现了相叶雅纪的脸。

 

心想着梦里摸摸应该不要紧,手就伸了过去。

 

结果触感真实,柔软又有弹性,二宫和也一下惊得坐了起来,撞到了相叶的头。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睡觉这么不老实的呀,一会摸脸,一会坐起来,吓死人了!

 

相叶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抱怨,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三明治。

 

知道你肯定没去吃饭,上来送饭的啦……

 

二宫和也夺过带着热气的三明治,捧在手里一直暖到心里。嘴上却是不依不饶。

 

谁叫你靠我这么近啊!

 

我是看你书都快砸到脸上了,帮你把书拿开,谁知道你突然摸我脸啊……

 

说到这,相叶忽然坏笑凑到二宫身边,

 

嘿嘿,说,是不是刚刚梦到我了?

 

别臭美了,神啊,快把以前那个帅气的相叶雅纪还给我吧。

 

原来Nino觉得我以前很帅呀,我倒觉得nino最可爱呀。

 

你这什么理解能力啊……

 

二宫和也撇撇嘴,一脸嫌弃。

 

不,你最可爱。只不过他在心里这样补充到。

 

 

 

 


终于收到了@奶糖团子 的明信片,小鸡仔和拔哥都萌翻了(/ω\)
😍

【竹马】基于柴犬角度论证喜欢的人是兔子会带来什么烦恼(5)

激情转载给名分(。
亲亲我方

浅井みお:

虽说是段子向但是这章加肥加大献给我方 @雅纪的wink君 ,是的用文跟我方秀一下恩爱。


熟悉的尾巴设定。


前文见tag。


这一章不是贺文哦就是接着上回的时间线发展的正文,最近真的忙到不行,贺文要等一等了。


以下正文。








松本润和他哥哥大野智开了一家餐厅,装修的很有情调,味美量足,老板还长得好看,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长短尾巴。还有挺多公司选择这里作为应酬和宴会的地点,虽然地方称不上大。


这天晚上松本润站在吧台后面认真擦着杯子,黑猫尾巴搭配着黑西装黑领结还有这位先生那张相当帅气的脸简直不能再进一步相得益彰。


这注定是一个忙碌的夜晚。有一家公司定了座位,大概是为了谈了很久的一笔大生意,精英尽出,势必要把重要的客户在酒桌上拿下。


松本优雅的晃晃他泛着光泽的黑猫尾巴。


什么,你问他是不是很紧张吗?


老主顾郑重其事的委托什么的。


啧啧。


真是不懂一个孤独的夜晚餐厅老板的心哦。


虽说这是一个不能出错的客户,但是松本先生完全没在想着客人的事。


他摩挲着玻璃杯光滑的表面,想着他小时候养的兔子。


啊,也不能说是小时候的事了,大概刚刚上高中那时候还在养?


肉肉的一团,肚子饿的时候会扒着笼子边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两只耳朵都垂下来,粉嫩嫩的鼻子到处闻啊闻啊。冬天的时候还会长厚厚的毛,整只兔子就像一只大毛栗子。


这还不是最可爱的。内心藏着一个少女的松本少年那时候最爱的果然还是兔子尾巴,啊啊啊,各位,兔子尾巴严格来说其实不是一个小圆球球哦,而是有点长长的,一个椭圆形。经常藏在身后的话会微微向上翘起来。在兔兔在笼子里蹦来蹦去的时候,会跟着一伸一伸的。


啊,时至今日,松本也忍不住停下手里的活计狠狠地在内心感叹了一下。


兔子尾巴赛高。


想到这里,松本探头看了看吧台边上坐着的那个坐的软软绵绵一下一下往下出溜的客人,忍不住出声关怀:“工作真辛苦啊。”


长着鼯鼠尾巴的客人抬起头来,是个相当俊俏帅气的年轻男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是个职场新人。松本对他也算是熟悉,看了看他飞上粉红的脸颊,大概心里也清楚,看来里面已经开始谈正经事了,之前的一波酒已经喝过去了,说不上话的新人干脆也就放出来冷静一下。


他挑挑嘴角,那两位还是一贯的作风嘛,拼着自己喝也要充个好好上司。


想着,他拨了个内线电话给厨房,让他们送了蜂蜜水过去。


 “松本先生,嗯,你真似个好人。”听见松本润打的电话,职场新人小职员山田凉介打了个小小的酒嗝,红着脸往椅子底下出溜。


松本颇有几分无奈的苦笑,“你啊,喝的太多了。”


“上回,松本先生跟我缩的兔叽的事情,就似小时候养的兔叽”小职员的鼯鼠尾巴也在酒精的作用下耷拉了下来,“楠、楠后呢?”


“你今天还真是相当到位啊,”浓颜先生看自己少年时期的心头宝被人喜欢颇有几分开心却偏偏又傲娇地数落着鼯鼠尾巴的小新人,“话都说不清了还听故事,是有多喜欢小动物,跟那个家伙似的。”


松本小声嘟囔了两句,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自己咬唇笑了笑。


“呜呜呜,”山田先生一下子就委屈起来了,醉醺醺着哭唧唧,“我,那我跟你换嘛,我,我给松本先生讲兔叽尾巴课长和柴犬尾巴课长的故似嘛。”


“松本先生不是对他们两个很有兴趣嘛。”鼯鼠尾巴刷刷刷摆了摆,山田卖老板卖的毫不犹豫,“我跟你讲,有大新闻哦嘻嘻嘻……”


松本把手上的玻璃杯往后一扔,用黑猫尾巴灵活地接住,人已经走出了吧台。


现在的年轻人啊,松本摇摇头感叹,真是很懂了。


鼯鼠尾巴的小职员笑的可开心,“那,那,松本先生先告诉我,你,呃,高总时候养的兔叽后来怎么样了啊。”


“然后,然后我再给松本先生讲,呃,嘻嘻,讲卷尾巴的故似。”


黑猫尾巴先生深呼了一口气,“兔子啊,后来不养了哦,因为有柴犬。”


他笑笑,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雅间的方向。


 


二宫和也是很窒息的。


他坐在这里简直浑身别扭。


不是说喝酒或是谈生意让他烦,而是身边坐着相叶雅纪这件事让他着实做不到像以往一样处之泰然。


J这家餐厅真的太小了,他挪了挪屁股让自己被压得发麻的柴犬尾巴活动了一下,结果肩膀就蹭到了一边的相叶。对方身上淡淡的男用香水味浅浅的传过来,柴柴尾巴先生跟触电了似的就要往一边躲,结果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对方塞过来一盘子菜,让自己帮忙往老板那边传,成功止住了自己想要往一边躲的动作。


二宫课长可生气,生气到甚至没听见客户问自己的问题,就顾着没人看见的间隙冲那个尾巴只有一个兔兔球完全不用担心被坐麻的兔兔尾巴课长翻白眼。


“二宫……二宫先生!”


“啊,是。”突然被叫了名字,二宫一下回神,对上客户疑问的眼神。


“啊。”他的手下意识一挥,把手边的筷子碰到了地上。“啊,对不起对不起。”他赶忙弓身去捡,结果伸出去的手却被人握住塞了一双筷子。


“筱田先生问你这个项目第一阶段的预算是否有可能从固定成本的方面再减少一点。”兔兔先生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裹着满桌子珍馐的味道还有他的香水味,哼,才不是香水味呢,是,是兔子味!


柴柴先生身子一抖,下意识就瞪了相叶一眼,眼睛盈了水看起来水汪汪的。


相叶课长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但这是就请让他理解为某种更甜更美的话吧。


他盯着二宫气哼哼把掉在了地上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的样子,兔尾巴尖都抖了几抖。毕竟从卷尾巴乌龙事件之后一个礼拜二宫就没跟相叶说过话。


兔兔尾巴课长看着他竹马抹了一把脸,立马摆出一副职场精英的样子巧舌如簧地做着项目预算的解说,并从各个角度堵死了对方反驳的可能行,微微踏实下来,不由自主走起了神,盘算着到底怎么样才能把这只生了气的柴犬先生哄好。


嘛,相叶突然想起了松本高中时候养的兔子。


那只兔子是很可爱的,平时脾气很好,但是抢胡萝北的时候就可凶,要发脾气的,结果抢到了立马又软下来,随便人揉屁股。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二宫似乎不是很喜欢那只兔子,老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它,仿佛恨不得把它怎么样似的。


咳,跑题了。


总之重点在于兔兔虽然可凶,但是也就凶那么一下下,凶过了还是要好好哄一哄柴犬先生的。


唉,相叶恨不得拍拍自己的大腿,那时候二宫虽然无措惊讶,但要不是他自己碰掉了桌子上的杯子发出了响声,也不至于整个楼层的人都看见了啊。


不行不行,这样认错态度不够诚恳。


相叶先生这样想着,好言好语的给二宫递上了一双新筷子。他坐在二宫右手边却下意识的去照顾他竹马这个左撇子,胳膊伸得老长就为了给他放筷子。结果不小心胳膊肘碰上了他软软的小肚子。


相叶赶忙伸手去揉,结果被他竹马一尾巴抽回了手。


“嘻嘻嘻小和,你不生气啦?”


他低声说,然后拉了拉二宫的衣角。


“哼?”二宫嚼着高等羊排,气从鼻子里出。相叶却不知道用哪根天线从哪里接收到了对方傲娇背后隐藏的真实信息,赶紧凑上去一阵老妈子似的唠唠叨叨,“小和你今天脸色不好,是不是又不舒服了,你要多吃点菜哦,羊肉补气但是也不能吃得太多。”


他们两个自然在这里嘀嘀咕咕,全然没注意到另一边两方的老板已经达成了协议。


这门生意眼看就要成了。


“我看,我们最后再来一杯,为了这笔生意顺顺利利。”


“嗵”的一声闷响,一杯满满的酒被摆在了二宫的面前。


二宫被吓了一跳,抬眼看向客户,客户扯扯嘴角笑,“请吧。这期间真是受财务部的各位关照了。”


二宫心里一沉,知道这笔生意虽然做成了,但大头在他们这里,这一杯要是不爽快点喝下去让客户心里痛快点,怕是还会有变故。那边也算客气,没有为难大老板们,也就是想让他这个在场的人里面职位最低的课长受点折磨露个狼狈的样子。


这是没法拒绝的一杯酒啊。


他的尾巴紧张的卷成一团,轻轻活动了一下坐得有些僵硬的腰,伸手要去拿那杯酒。却不料斜刺里深处一只手,毫不犹豫地端起了那杯酒,站起来仰头一干而净。


“筱田先生,祝我们合作顺利。”男人低沉的嗓音里仍透着淡淡的愉悦和状况在握的踏实,微带着笑意放下酒杯,“接下来就是销售部和您的合作了,提前用这杯酒敬您,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大概有一瞬间天地寂静,世界以那个人的兔尾巴为中心重新开辟世纪,二宫和也的眼睛里只看得到相叶雅纪。


其实刚才他也不是诚心不理他的。他只是,只是他喜欢这个人认真说话的样子,喜欢他认真听别人说话的样子,喜欢他听着听着突然温柔地笑出来的样子。那声音是fufufu的很有特点。还喜欢他神采飞扬看着对方老板,眉头都飞扬起来,神采奕奕的样子。


二宫跟着老板站起来向客户行礼。


在和相叶肩并肩弯腰的时候,他从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个人紧握的手掌,还有颤抖的兔尾巴尖。


 


“你可能是个傻子!”


老板跟着把客户送出门去了,似乎还有两句要紧的话要说,并没有让他们跟着。二宫正好逮着了机会,回身就爆发了小尖嗓,急吼吼地指着相叶的鼻子一顿说教,“我还以为你是酒仙呢,还是酒神,嗯!可把你厉害着了。”


他从杯盘狼藉中好容易捡出一只干净的杯子,赶紧给倒上了刚刚送来的蜂蜜水,往相叶嘴边上杵过去,“快喝快喝。”


“小和,呃,你不生气啦?”那杯酒一口气灌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相叶显然已经有些醉了,他软着嗓音赖着二宫,“你不生气太好啦fufufu。”


“谁说我不生气了!嗯!我,我我生气,可生气了!”


二宫红着耳朵尖,柴犬尾巴直直立起来。


“呜——”兔兔可委屈,“那你怎么才能不生气嘛,那我我下次不摸你尾巴了好不好?”


嗯?


看看,看看,这还了得。


二宫的尾巴狠狠一摆,要是给他在屁股后面放一个西瓜,这一下下去绝对像是用保存完好的日本古刀切下去一样被劈成两半。


相叶雅纪可真是长本事了。


二宫咬牙切齿地凑上去,他也喝了不少酒,此刻酒精上头,人也有点头昏脑热起来。


哼哼,柴犬可是非常凶,他也要狠狠地去揉揉兔兔尾巴!


他突然想起松本润高中时候养的那只尾巴圆嘟嘟甩来甩去很像相叶的尾巴的兔子。


哼,什么嘛,他才不稀罕呢,他一点都没有用羡慕的眼神盯着看过哦,他眼神超级凶超级超级凶的好吗!


而且兔兔尾巴什么的。


二宫不自觉笑出来呲出牙那种,然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手,这里不就有一只吗!


这下就扯平了!


“啊,小和!”相叶把手里的杯子往旁边一放,兔子尾巴一抬,整个人扶着桌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要不然我,我给你摸我的尾巴吧!摸我的尾巴你就不要生气了嘛。”


二宫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人拉住了手,手心里被塞进了一只毛茸茸暖绒绒软乎乎的什么。


他甚至还没有仔细品味那究竟是个什么他此刻应该有个什么感受,只听得一声门响,一声小奶音随之响起:“nino,相叶,你们两个没事……”


……


…………


………………


“打扰了。”


松本用三秒钟时间迅速理解了一下状况,微笑着退出了房门,深呼吸。


他非常镇定,并没有觉得两个高中时候就认识的人喝醉了独自在一个房间里然后一个人被另一个人摸了屁股是多么令人震惊的事情毕竟你看他们在清醒状态下在公司里被摸屁股的人那时候就已经摸了摸屁股的那人的屁股那么问题来了松本少年的这段话中究竟说了几个屁股?


他真的非常镇定。


镇定地,不自觉地,不小心地反锁了包间的门:)


然后他像一阵夏日夜晚的疾风冲进了他哥大野智的屋子,快得黑猫尾巴差点跟不上。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松本把大野从被窝里薅起来,一个猫猫拳强行把人唤醒。


“我跟你说我亲眼看见二宫摸了相叶的屁股!”


大野睡眼朦胧地睁开眼:“润ちゃん,我钓了金枪鱼哦,刚刚在梦里。”


“就是刚才在雅间!我一进去就看见了!”


大野智用他毛睡得有点乱但还是很好的保持了大体形状的白猫尾巴掩住嘴打了个哈欠,“那条鱼可真大啊。”


“不仅如此刚才他们那个叫山田的后辈还跟我说他亲眼看见在公司相叶摸了二宫的屁股!”


我们白猫尾巴先生声音奶乎乎,有着跟他弟弟如出一辙的魅力,“呼呼,我下周也想开船去钓金枪鱼。”


……


…………


………………


“大野先生,”松本的黑猫尾巴在身后优雅地翘成一个S型,“下周开始,你给我在店里坐满一个月的柜台。”


“诶——”


大野的白猫尾巴一下子从被子里立起来。


“什么!你说nino摸了爱拔酱的屁股吗?!”


他惊讶地说。 








TBC



为什么嘛…就是因为昨天满脑子止血钳╮(╯▽╰)╭
爱你啊我的贝

爱拔家の大兔子:

樱井翔撩(sha)人事件
安详躺
@雅纪的wink君 挑了我素最喜欢的两幅画w(一被夸就开始拿起笔肝的我
p2的血是用的素材 素材来源——百度词条 血(逃走
为什么要在xgg脑子里画止血钳,去问素素(指

璃姐姐@璃 的本子也到啦~字写的特别好看(˶‾᷄ ⁻̫ ‾᷅˵)用个少女心滤镜把它罩起来呜呜呜(/ω\)

本子本子终于到惹,发个repo谢谢雪姐姐@牧雪 
真的好好看,重温一遍的感觉嗷呜(;´༎ຶ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