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纪的wink君

主竹马间歇刷任何cp
暗恋狂魔wink君
划重点 是红的!!!
素素

雅纪,逃逃【小和,抱抱番外】

番外比正文字数多系列

肝了一晚上

肉什么的真的没力气了

正文指路



千叶,海边。

    一路磨磨蹭蹭的相叶雅纪边走边拍,终于蹭到了千叶。

    第一次不是欢欣鼓舞地来到故乡,相叶雅纪如是想。并没有多少时间留下足够他周游世界,否则他还真想说走就走,好在前半生摄影见过的美景早已够他回味。可沿途,还是忍不住绕路,拍照,找寻东京曾经闭着眼都摸索到的熟悉到骨子里的地方,用相机拍照放进内存,用眼睛拍照存进心底。

    比如,又去坐了学生时代的总武线,对焦了新换不久的黄绿色拉环,咔嚓,发现拥挤的黑压压的后脑勺作为背景意外走心;

    比如,经常去解决早餐的那家面包店,拍下焦面包大野智先生和他刚完成的巧克力面包的合影,哎呀,无理无理,弧度和颜色都一样,分不清面包先生和面包的啦,哦哦哦,有鱼尾一样生动的眼尾;

    比如,隔壁偶尔经常去喝下午茶的那家猫咪咖啡厅,店主的巧克力做的世界第一番哦虾类,味道也很棒棒,只是不知道动物苦手的他为什么硬是要养猫,于是每次上班都成了他画地为牢的时间,绝不敢走出柜台半步,只能羡慕地看着店员小番茄被猫调戏,拍下了松本先生温柔的视线,也不知道看着猫还是看着小番茄桑,总之大概找到了松本先生巧克力好吃的秘诀:嘛,这么温柔的人做的东西怎么会不好吃;

    比如,再去看看在越南认识的日本主厨樱井桑,啊啦,潜入厨房成功,樱井桑正在给给前菜撒上酱汁,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勺子,真的很用心诶,哈哈,雪白厨师帽子与圆眼睛更配哦……

 

    其实,这些照片,这些故事啊,我好想给小和看。

    你说没有小和?

    哦,这些年拍的不少啦,还偷偷带走了我最喜欢的合照,不过走之前还是拍了他和蓝精灵胖次。睡颜真的像是天使,他是我的天使,我不想让他受伤害。

    戒指留在家里,我的爱也留在家里,顺便写张纸条让他对我死心,不过鉴于昨天晚上还是没能忍住想要最后的温存,他会相信的几率估计不太大,不过,气一气他也好,那张傲娇的嘴真的是太难听到他说爱我了,我也任性地说一次不爱他吧。

    我什么都没有带走,他大概会先相信这是恶作剧吧。昨晚以及之前的很多个晚上都试探过了,他大概不会马上发现吧。

    希望能瞒过他,让他找不到我就好了。

    大概其实我还是自私的吧,又不想让他发现,有各种捉迷藏一样地留下点奇怪的东西,还是想要在他的心里站点位置吧,至少有点疑惑,让他想着我,别那么快就忘记我。

    但是,看不见了的摄影师肯定是没办法给他幸福的。

    小和那么喜欢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眼睛的我,怕是暂时没有工作呢;小和喜欢棒球,喜欢打游戏,我这样怎么陪他打棒球,陪他肝游戏?小和怕麻烦,看不见之后的我肯定是一个负担,他工作本来就辛苦,万一让他开始对我厌烦,那我还不如死了呢……

    嗯,我就是有点自私,真的希望小和能够永远记得他曾经的男朋友是一个阳光开朗,高大帅气,温柔贤惠,无所不能的奇迹boy,而不是现在这个即将对自己的生活无能为力的人。

    请允许我最后自私一下。

    大概我也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天然,那么乐观,我没有他所认为的那么好。

 

    我没那么好。

 

    坐在海边,吹着海风,相叶雅纪却又觉得好像所有的离愁别绪,自怨自艾的情绪全都被吹走了,家乡的海治愈了他,明明是傍晚的海风,却带着点温度包围着他。

    摸出口袋里的口琴,悠扬的声音飘的很远很远,相叶闭上眼睛,忘记这个世界,放空了去追逐音符,追逐海风,和过去道别。

    大约太过动听,引来了一位老者。

    说是老者,其实是个拄着拐杖的老头,颤颤巍巍等向着相叶走来。

    “刚刚吹口琴的是你?”

    相叶从小就是个礼仪周正的好孩子,让了座,扶大爷坐好,并攀谈了起来。

    大爷说这首曲子让她想到他的老伴,希望能让相叶帮他录下来,相叶当然应允。

    打断了自己对过去的告别,到底也是没什么关系,相叶兀自弯了弯嘴角,现在把大爷送回去大概比较要紧吧。

    没想到就是自己的隔壁床,还真是缘分。

    大爷姓志村,老伴去年刚过世,有空他就喜欢去千叶海边散步,他说那是他跟他老伴告白的地方。

    志村桑是个睿智又风趣的老头,从不倚老卖老,但对世事却有着出人意料的洞察力和见解。相叶住进来不多时候,他和二宫和也的事情就志村问了出来。

    他跟相叶说:“你那天吹的口琴,我听不出什么告别,但是我知道里面有一味思念。”

    他也说:“你这么想也很正常,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希望他能来看看你的吧,既想共患难,又怕连累他。我当年也跟你一样,”相叶看到志村桑笑了,不是以往那种为了逗人一乐的夸张笑法,“她找到我的那天执拗地把我带去千叶海,很大声地质问我还记不记得跟她说过什么,她说她心眼小,准备以牙还牙,赖我一辈子。”

    明明志村桑已经看不见了,可是相叶就是觉得他现在看着自己,目光灼灼,“不要自以为是地去对别人好,只有他自己明白他想要什么,你不能替他做选择。如果他真的只是如你所说,是只爱钱的吝啬鬼,我不信你会喜欢他,所以他如果有那么一点喜欢你,请将这个选择的权利留给他。”

   

   相叶沉默了。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专门和风间联络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简讯:他来找我了,说要找你。

   他回:“不给他线索,让他找吧。

   找到的话说明他在意我,就让他来选择吧。

   心里隐隐期待起来。

 

   风间告诉他二宫和也飞去非洲的时候相叶看到都笑了,看来他跟小和说的话小和都记得呀,那怕是在小和打游戏的时候。想想那时候纠结过很长时间,缠着二宫撒娇问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真的是好蠢,相叶自离开东京后第一次笑了,不是被逗笑,不是礼貌的微笑,发自内心的感到了喜悦。

   我说的最后一个地方,你还记得吗?Kazu

   

   志村那天其实是故意的,听到护士议论来了个和六楼17床的相叶一样英俊的小伙子的时候,他猜到了大概就是二宫和也了。可到了傍晚也没见到他找来,志村也有些着急,带着自己的录音机,准备去自己的幸运地点千叶海碰碰运气。

   真的有个声音软糯真诚的少年问他声音的来源,他虽然看不到,却也感受到语气的真诚和焦灼。

   “我住在山上的那个疗养院。”他说。

    匆匆一句道谢过后,耳畔又只剩下了呼呼的海风声。

    志村也笑了。

 

    相叶正在闭目养神,却听到了熟悉的哭声。他转过头有些不确定地问:“小和?”
    忽然怀里就撞进了一个人,哭得颤抖,把他胸前的衣服都打湿了,贴在身上,凉凉的,痒痒的。
    他摸索着摸上怀中人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叹了口气:“小和太聪明了。”
   “我……我会一直抱着你的,你好不好得起来…………都………都不要紧啊,我……我可以是你的………你的眼睛的,你不要………不要………丢…………”
    二宫抽噎得说不下去。
  “我知道了,对不起哦,”相叶声音轻柔,“我只是不想小和看到这样的我。失去了眼睛的摄影师大概无法给人幸福…”话还没说完,就被二宫一吻封住。
    似乎要把这一个月的思念都传给他,二宫的吻缱绻缠绵,流连着相叶的唇,似乎不想要停止。
    恋恋不舍地分开,凭着残存的一点视力,相叶仔细去看许久不见的二宫和也,一时也忘记了说话,怎么都看不够。
    见相叶一直盯着自己看,二宫和也有些脸红,“笨蛋,我这种不会摄影的人都知道,摄影师是用心拍照的,我也可以是你的眼睛嘛,”他从背包里吗忽然掏出一沓照片塞给相叶,替你把非洲你想看的动物都拍下来,虽然肯定没你好,但是,你还可以过过瘾的。”

    末了,又加了一句:“干嘛一个人逃走,你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怎么就不能给我幸福了?”

    自己说完耳朵就先红了。
    相叶面对这样主动的二宫和也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抱住他,“嗯,不会再逃了,也不会再丢下你了我赖定你了。我爱你。”

    圣诞节前夕,一则新闻占据了各大版面的头条,新锐摄影师相叶转型成为暖心作家。据报道,其处女作《眼睛》广受好评,据传由其真人经历改编,其与金融界青年才俊二宫和也的恋情也受到了社会各界的祝福。

  “要小和抱抱才起床…”

  “想得美………”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依然把相叶抱了个满怀。

   忽然一个天旋地转,相叶便压住了二宫和也。眼睛虽然看不见,却是依然调皮地眨了眨。

  “今天周末,我们赖床吧~”

  “我刚刚做的早饭要冷了!”

  “比起早饭,我更想吃小和!”

  “你流氓……”

   还真是甜蜜得没眼看(/ω\)

   那张合照又回到了书架原来的位置,依然笑容灿烂。

 

 结局还是一样,我很惊讶小和,抱抱喜欢的人那么多,真的受宠若惊,说好的番外,祝你们食用愉快。

作为一个小透明和爱情白痴,我很希望小天使的评论告诉我对我写的东西的感受,比哈特

快夸我 @正义小面包 (豆芽颜

 @路灯好像没关 番外算不算啊啊啊,新坑等我病好再写啦(求别嫌弃

评论(2)

热度(63)